欢迎光临bob体育平台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bob体育平台 > 汉太祖刘邦 >
老子、庄子休、曹孟德到底是福建人依旧广东人?

问题:老子是安徽涡阳还是河南鹿邑人?庄子是安徽蒙城还是河南商丘人?还有曹操,有的说是安徽人,还有说是河南人的。n

问:大思想家老子到底是安徽亳州人还是河南鹿邑人?

内容摘要:老子诞生地定位的历代记载实虚不齐,变动不居。本文通过穷搜相关文献和实地踏勘认为,明代以前历代朝廷认定的老子诞生地和亳州老子祠/太清宫位于今亳州市谯城区以西涡河沿岸50里范围内的支流交汇处。如果历史上涡河未曾大规模改道,明代以前的老子庙位置当在今两河口以东1里左右的涡河北岸。苦县遗址可能在今天的安溜镇一带。亳州太清宫在明以前历代均有修葺,名称屡易,享有皇家尊崇和供祀;元至正十五年被刘福通的农民军拆毁。今鹿邑太清宫距谯城以西约40里,远近比较接近古文献记载,又保存了亳州太清官的残存碑碣,但位于涡河南岸4里且无支流经过,地貌不合,明中期以后,也有老子出生地一说。涡阳县天静宫曾被明朝官修史志记载为老子出生地,其特色是李母流星感孕传说影响深远,然其地理方位与明以前史料记载相差甚远。

回答:

图片 1

关键词:老子故里;太清宫;老子祠;天静宫;流星感孕

提要:《史记》记载老子出生地在楚国苦县。大量历史典籍和文物资料证明:老子时代的楚国苦县就是今安徽涡阳。历史上武平、鹿邑与苦县、谷阳、真源始终并存,并同属一个地区。武平就是今鹿邑,苦县、真源就是今涡阳。今本《水经注》把苦县错置于谯城西部,是造成老子故里争论的根本原因。陈桥驿教授和王振川先生考证古谷水就是涡河支流武家河,纠正了《水经注》的错简。还原老子故里楚国苦县于谯左,就解决了老子出生地的纷争和困惑。

目前来说有三地之争,河南鹿邑说,安徽亳州涡阳说,安徽亳州谯城区说。三地在历史上都是一个地方的。不过鹿邑明清划给了商丘归德府管辖,亳州谯城说的姬揣李三村距鹿邑太清宫也就一二十里地,属于古太清宫三万亩庙地的区域之内。目前来说谯城说不能成立,一没有文物出土,二提出来的年份最短,不到十年。

作者简介:曾传辉,1965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

涡阳说 ,天静宫遗址尚有依据,出土有大量文物 ,但历史充分记载老子诞生地在亳州以西,涡阳在亳州以西百十余里,地点位置相差太大。目前又被亳州上司考证为老子姥姥的家,明显说明亳州涡阳老子故里说是造假。

一、老子诞生地具体位置之历史考定

关键词:老子故里 楚国苦县 谯左 涡阳 《水经注》 错简

河南鹿邑太清宫说,太清宫最初的名字是叫厉国,春秋时期应为苦(hu)县所辖区域,秦朝降为厉乡(濑乡),古厉濑相通。今太清宫西北隅隐山遗址之侧还有濑乡沟发源之处,东南流去。老子广场区域被填平了!但广场东南依然能找到赖乡沟遗址。今天的太清宫镇有两宫,前宫名太清宫祭祀老子,就是古代的曲仁里村所在地。后宫名洞霄宫,祭祀李母,为李母的安葬之地。太清宫洞霄宫内出土了众多珍贵文物,以及大量古代殿宇遗址,其中后宫遗址的一座殿宇遗址是故宫太和殿的三倍。鹿邑历史记载古代有八位皇帝来鹿邑朝拜,在全国来说这是传奇。目前发掘出来了唐宋皇帝立下的七八米高的金石巨碑。鹿邑因是老子故里而被皇帝多次下诏钦改县名如:赖陵,谷阳,父阳,真源,仙源,卫真,鹿邑……鹿邑现存老子诞生地太极殿,老子讲学地老君台,老子母亲安葬地洞霄宫。丰厚的遗存,众多的文献足以证明谁真谁假。老子是位世界文化名人,是被道教尊称为教主,著述道德经深远的影响我国几千来的文化发展。

关于老子的出生地的记载,最早见于《庄子·天运》:“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庄子·寓言》也说:“阳子居南之沛。老聃西游于秦,邀于郊,至梁而遇老聃。”阳子居即杨朱,孔、杨两人都是要到沛地去见老子,其事当在老子罢官之后。《庄子·天道》中,就记载:“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这里所说的老子“免而归居”,就是被免去官职,返回原籍老家。此事是指王子朝之乱,周王室典籍被王子朝一党携带到楚国,老子因失职之责罢官返乡。春秋时候的沛地在哪里?《左传·昭公二十年》谓:“齐侯田于沛。”杜预注:“沛,泽名。”春秋战国时,沛不是县置,沛泽附近的地方统称沛地,其范围较大,相当于西汉沛郡所辖的地域,下辖相县、萧县等三十多个县,远远超过今天人们所争议的河南鹿邑、安徽亳州市的涡阳县和谯城区了。 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将老子诞生地缩小到乡和里的较小范围之内:“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摐(chuāng,大而垂),周守藏室之史也。”但对今天人们来说,这种以行政区划为单位的定位法因其在历史上变动不定,而成为争论的焦点。 从历史记载来看,最早落实老子里藉,并为其修造纪念性建筑的事情发生在东汉末年。《后汉书·桓帝纪》说,延熹八年春正月和十一月,桓帝因梦见老子,分别遣中常侍(高级近侍官,后汉由宦官充任)左悺和管霸之苦县,祠老子。于时苦县属陈国,著名文士丞相边韶,奉命“典国之礼”,作《老子铭》。此文今收入《隶释》卷三,《道家金石略》有转录,其序云: 老子姓李,字伯阳,楚相县人也。春秋之后,周分为二,称东西君。晋六卿专征,与齐楚并僭号为王,以大并小。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在。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其土地郁塕高敞,宜生有德君子焉。[1] 这里将《史记》的一句记载解析为三层意思:首先釐清了朝代兴替和战乱频繁乃造成老子籍贯由楚国相县,变为陈国苦县的线索;其次定位了老子故里相县故城的具体地理位置,在“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第三形容相县旧城虽然成为废墟,但地势高敞,气脉旺盛,有一派有德君子故乡之象。文中显然认为相县遗址就是老子旧宅所在,但当时并无祠寺等建筑存在,故称虚荒。序文又说:“盖老子劳不定国,功不加民,所以见隆崇于今,为时人所享祀,乃昔日逃禄处微,损之又损之之馀胙也。”虽然从西汉以来,上自皇室下到民间普遍尊奉黄老之学,崇敬老子,而将老子当成神祇供奉,配享祭祀,则始于桓帝。因此边韶在接到皇帝圣诏之后,下了一番查考功夫,才找到相县城垣遗址。铭文中只提到赖乡,没有提到曲仁里。如下《水经注》引文所见,因王莽更名为赖陵而得。赖与厉音相近,可能是王莽更名之由,而曲仁里地名已经失传。赖乡作为基层行政单位,其名称范围也早已在历史长河中变迁无考。因此边韶的记述,只有“涡水处其阳”和“其土地郁塕高敞”两点在今天仍然可以作为定位老子故居或后汉老子庙的参照物。 300多年后,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以涡河流域的河道作为参照系的纲领,对老子故里的定位提供了更为可靠、准确、详细和客观的历史依据。《水经注》卷二十三谓:“阴沟水出河南阳武县蒗荡渠,东南至沛为涡水。”涡水流出鹿邑的广城乡后,进入苦县境内: 涡水又东,迳苦县西南,分为二水。枝流东北注于赖城入谷,谓死涡也。涡水又南,东屈,迳苦县故城南。《郡国志》曰:“春秋之相也。”王莽更名之曰赖陵矣。 在涡河与谷水的交汇处以东是春秋时的相县遗址所在地,此地边韶称在赖乡之东。赖乡王莽时更名为赖陵,到郦氏考查时称赖城或赖乡城。 谷水又东迳赖乡城南,其城实中,东北隅有台偏高,俗以是台在谷水北,其城又谓之谷阳台,非也。谷水自此东入涡水。 《水经注》卷二十三接着记载了1300多年前老子庙的情形: 涡水又北,迳老子庙东。庙前有二碑,在南门外。汉桓帝遣中官管霸祠老子,命陈相边韶撰文。碑北有双石阙,甚整顿。石阙南侧,魏文帝黄初三年经谯所勒。阙北东侧有孔子庙,庙前一碑,西面,是陈相鲁国孔畴建和三年立。北则老君庙,庙东院中有九井焉。又北,涡水之侧又有李母庙。庙在老子庙北,庙前有李母冢。冢东有碑,是永兴元年谯令长沙王阜所立。碑云:老子生于曲涡间。涡水又曲,东迳相县故城南,其城卑小实中。边韶《老子碑》文云:“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存,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疑即此城也。自是无郭以应之。 从上述记载来看,当时的老子庙并未建在相城遗址上,而是在赖乡以东,相城以西。王阜撰李母碑所谓“老子生于曲涡间”,就是说老子生于涡河拐弯处。郦氏又予印证:“涡水又北,经老子庙东。” 今涡水犹存,而谷水之名不再。要定位汉时老子祠和相县遗址,关键之点就是要弄清哪一条河是郦氏所称的谷水。郦氏紧接上文,宕开一笔,写涡河的支流谷水河道的走向: 谷水首受涣水于襄邑县东,东迳承匡城东。……谷水又东南,迳已吾县故城西(今河南省宁陵县张弓镇有已吾村)。……谷水又东经柘城县故城东。……谷水又东迳苦县故城中…… 从地图上分析,流经上述地段的水道,只有今天称为惠济河的这一条。《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四九有“古谷水”条目,全部引用了《水经注》的有关文字,虽然并没有明白指出古谷水就是惠济河,却在引用《太平寰宇记》有关文字中,有意将“濑水”改为“谷水”,该志引《寰宇记》云:“谷水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分流,入灵溪池,东入涡水。”说明清代的惠济河睢县以下的河段就是《水经注》所说的谷水。 谷水在宋代曾叫濑水,今惠济河之名始于乾隆六年,由皇帝所赐;宋清之间曾用名现已查明有二,一曰汳水: 惠济河,即汳水也。自中牟县西十里舖,出贾鲁河,迳祥符、陈留、杞,入归德府、睢州、石城,至江南亳州,下达于淮。乾隆六年,上命查勘河道,开浚两岸,赐名惠济。二十二年,复挑浚深通,永资利赖。按河道旧在中牟县十五里堡,二十六年,因黄水漫溢,淤成平陆。二十七年,于西十里舖改建滚水坝。二十九年,因坝底高出水面,河身淤塞,不能分泄贾鲁河之水,改建石闸。(《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四十九) 按,汳水《春秋》称“邲”,《汉书·地理志》谓“卞水”,《说文》为“汳水”,后人避“反”字改为汴,今称汴河。按《水经注》的记载,蒗菪渠于浚仪县东,其东导者为汳水,至蒙县为获水,又东至彭城县入泗水;蒗荡渠自大梁城南南流为鸿沟,一路接纳东南向的沙水、颍水、涡水、淮水等河。《大清一统志》将东南流向的惠济河曾用名定为汳水,明显与《水经注》等古志相左。可见,谷水之名早在清代之前就已经失传。 二曰老黄河。据乾隆年间河南巡抚雅尔图《惠济河碑记》,惠济河浚通之前,沿途各河段之名各异,有汴河、蔡河、洮河、永利沟和老黄河等: 即循古汴、蔡河入涡故道,湮者瀹之,浅者深之。又东过陈留(在今开封市,有陈留镇仍其名)、杞县,经睢州之挑河,柘城之永利沟,淮宁、鹿邑之老黄河,抵安家溜以入涡而归淮。则贾鲁河水势得减,而濒河各州县潦水有归,均免旁溢,商船亦可直抵汴梁,是不惟祛水之患,而兼可收水之利。(《河南通志》卷八十一) 清季亳州西部划归鹿邑管辖,可见当时淮宁、亳州境内的古谷河段已改称“老黄河”。“汴河”、“老黄河”均是民间的泛称,所指甚众。凡是下流、支流、分流,均可称按其源头的大河相称。明清时河道名称混乱不堪的状况,在清代傅泽洪撰《行水金鉴》卷八十一中有所反映: 以上诸渠同源于出河之济。故言鸿沟者,则指此为鸿沟;言蒗荡渠者,指此为蒗荡;言汴水者,指此为汴水;言浚仪渠者,指此为浚仪渠。皆以下流之目,追被上源也。 值得指出的另一疑点就是有人主张:古谷水已湮,今天的惠济河是人工河。上引雅尔图《惠济河碑记》文字亦已证明,惠济河除贾鲁河一段以外,并非人工河,而是疏通豫晥两省多条河流故道所成。这一点乾隆时代编纂的《皇朝文献通考》卷七讲得更加明白: 豫省自开封府以南沿河七州县之水,俱归江南之涡河。见议所开河道,虽有沙河、桃河、永利沟、老黄河诸名,其实本属一河,所浚者即旧有之水道也。唯贾鲁河原系入淮之河,因水势善溢,故议于北岸设闸开河,以分其势,所泄之水本自无多,况流行四百余里方入于涡,自不至于江南有碍。 自乾隆疏浚惠济河以后,清朝定下惯例,经年整治。今天的惠济河虽然为涡河支流,但水量和旧时的航运能力都盖过涡河,是古时连接江淮与中原的交通枢纽。 如此看来,如果涡河在历史上未曾大规模改道,谷涡交汇处就是今天的惠济河入涡处,也就是赖乡所在地,今天叫两河口。《水经注》记载的老子诞生地就在这一带。现在这一带已是一片林地、农田和村舍,由于没有地面参照物,再进一步定位仍然比较困难。《太平寰宇记》由乐史编撰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距亳州太清宫地面建筑最终消失的时间最近,且有精确的空间距离数字记载,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准确的参照。有关老子诞生地的条目见于该书卷十二: 老子祠:崔元山《濑乡记》:“老子祠,平生时教化学堂故基也。”李母祠:《濑乡记》:“李母祠在老子祠北三里,祠门内右有圣母碑,东院内有九井。”《述征记》:“庙内九井,或云汲一井而八井动。”……唐乾封元年,册李母为先天太后,因改祠为洞霄宫。太清宫:元元旧宅。今有桧树迹存焉,宫前有阙各高一丈七尺,魏黄初三年文帝所立。其阙有铭,是锺繇书,皆破缺,惟四字存焉。李母坟:在县东十三里。《注水经》云,老子宫前有李母坟。东有碑,汉桓帝永兴元年谯县令长沙王阜所建。濑水在县东南十二里,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各水分流入灵溪池,东入涡水。相县在濑水东是也。灵溪池在元元宫北。 按,乐史引《水经注》有误,李母坟当在李母庙前。两河口在苦县旧城东南12里,李母坟在苦县旧城东13里,李母坟在老子祠北3里,则老子祠在今两河口以东1里。九井在李母庙东院。 老子祠的另一个地理标志为灵溪,如上引《寰宇记》所言,又称灵溪池。郦道元《水经注》无载,而同时代的北魏诗人庚信《致老子庙应诏》诗曰:“三门临苦县,九井对灵溪。”唐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卷之二谓:“老君降生郡国即古之楚国之苦县,因城为名赖乡,因水为名曲仁里,九井之西,灵溪之侧。”又说,其地“或云谯国者,今老君旧宅太清宫东北四十里有谯城是也。”古谯城的位置因有曹操宗族墓群考古发掘证明在谯城老城区之南,与《水经注》记载无二,则谯城位置自古未变。据同去踏堪的历史地理界朋友介绍,唐代官里比今里略大,而俗里又较小。今两河口跟谯城区城关相距约为20里,无论以唐代官俗里计,均比杜氏记载距离要小。要么杜氏记载有误,要么谷涡交汇口唐以后已东移。 杜氏又述其庙之始:“汉桓帝梦见老君,特诏陈相边韶于老子生处旧宅修祠立碑,祠侧有李母庙,内有虚无堂……古迹依然,左带灵溪,右环涡水,其地显敞,是惟胜所。”据《太平寰宇记》载,濑水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处,“各水分流”,一者流入灵溪池,一者向东入涡水;“灵溪池在玄元宫北。”可见,灵溪是位于老子祠和李母庙之间的湖泊。老子祠“左带灵溪,右环涡水”之说,是沿涡河走向,背西朝东而言。这一带于今已无见大的池塘、湖泊等水体。 涡水流到谯城以后,由北向东,拐了一个90度的大弯,并在此与另一支流相汇。此支流今天叫小洪河,其上游在睢县境内称为洮河。郦氏记载它是沙河朝南面的分支。涡河在那时曾被引为护城河,故曰“四周城侧”: 涡水又东,迳谯县故城北。《春秋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楚成得臣帅师伐陈,遂取谯,城顿而还。”是也。王莽之延成亭也。魏立谯郡,沇州治。沙水自南枝分,北迳谯城西,而北注涡。涡水四周城侧。 值得一提的是,经我们实地踏勘发现,今天惠济河边的谯城区安溜镇就是上述引文中雅尔图所说的安家溜。其地理情况至今仍与郦氏《阴沟篇》记载的苦县城有很多相互吻合的地方面。据当地老人回忆,安溜镇原来保存完好的城墙和城门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拆毁,城墙的大砖被拿去修了农机站和老百姓的房屋。此古镇北靠惠济河,南面与涡河相望,和《水经注》“谷水又东径苦县故城中”及“涡水又南,东屈,迳苦县故城南”的记载,大致相符。只是如今惠济河北岸是一片农田,当地老百姓说那里有徽王寺的地名,因明代徽王宫遗址所在而得。今旧城墙遗址外有水堑,地势高于惠济河面,与《水经注》“水泛则四周隍,堑耗则孤津独逝”的记载吻合。东西南三面的旧城门外都有笔直的古道。西门通向武平。各城门外的古道趋向,与郦氏所记大致相若: 城之四门,列筑驰道:东起赖乡;南自南门,越水直指故台西面;南门列道,径趣广乡道(在今鹿邑,可能在今太清宫镇一带);西门驰道,西届武平(到今鹿邑县城只有10里,更西20公里有邱集乡武平村);北门驰道,暨于北台。 此镇北门惠济河边旧码头上,有明离宫和问里宫遗址。前者供奉火神;后者供奉老子、孔子像,据传孔子曾在此打听此去老子府上还有多少里,故名。二者均在抗战期间被烧毁。明离宫旧址前有棵古槐,据说曾经是鹿邑和谯县的界标,老百姓有“一槐罩两县”的说法。还有几通残碑,除一通可依稀辨认为光绪年间所刻外,其它均已风化,字迹漫灭无辨。

一代圣哲老子,是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说的创始人,自古至今一直深受世人尊崇。司马迁《史记》说:老子是楚国苦县人。可是,老子时代的楚国苦县,在现在的哪一个地区,考证和理解出现了分歧。安徽涡阳,还有河南鹿邑都说自己是老子故里,目前在学术界两说并存。老子出生地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必须通过严密考证,得出一个准确而明晰的结论。本文列举十大证据,解开历史谜团,证明老子出生地就是今安徽涡阳。

相传老子岀生时,有九龙出来迎接,涡阳郑店村西北也发掘出九口井,“也称九龙井”,老子应该岀生在涡阳,生活在鹿邑县,老子有三座行宫,最多是在鹿邑居住,所以很多历史名人及几位皇上去河南鹿邑拜访,但出生地应是涡阳县,。老子庙重建的时候,本人去看过两次,的确有古老建筑“太清宫遗址”和九龙井,其实没必要为这种事争来争去,我们要发扬和传承的是老子精神与思想,上善若水,是以道德理念教化世人,而不是以利益去争主次,历史考证日久年深,不能确定的只是岀生地,而不是老子文化与思想。

二、元代以前亳州太清宫的历史沿革

(一)楚国作证

自然是安徽亳州人。

老子诞生地的记载始于先秦,对老子的官方祭祀始于汉桓帝,亳州老子宫庙的历史有1800多年的历史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老子宫庙历经沧桑,屡兴屡废,名称几经改易,至唐明皇天宝七年敕名为“太清宫”。太清宫的地理位置经历汉、晋、隋、唐、宋、元各代,在元至正十五年之前都没有争议。是年,亳州太清宫被刘福通拔去为小明王修了宫殿,从此消失,不复存在已经650多年。明朝永乐皇帝“扫北”之前,曾驻兵涡阳天静宫,此后涡阳天静宫曾被长期认定为老子诞生地。清中期,鹿邑重修其境内的老子宫庙,因为其中保存了一批太清宫的碑碣,就被鹿邑的地方官们认定为老子诞生地,直到现在。这就是老子诞生地认定的历史线索。 自汉桓帝遣使至老子诞生地修庙立祠以后,魏晋南北朝时期历经修葺,称老子祠、老子庙或老君庙。北周武帝时释僧勔著《难道论》曰: 黄初三年,下敕云:告豫州刺史,老聃贤人,未宜先孔子。不知鲁郡为孔子立庙成未。汉桓帝不师圣法,正以嬖臣而事老子,欲以求福,良足笑也。此祠之兴由桓帝,武皇帝以老子贤人,不毁其屋。朕亦以此亭当路,行来者辄往瞻视,而楼屋倾颓,傥能压人,故令修整。昨过视之,殊整顿。(明梅鼎祚编《释文纪》卷三十七) 《太平寰宇记》卷十二云: 大清宫:元元旧宅。今有桧树迹存焉,宫前有阙,各高一丈七尺,魏黄初三年文帝所立,其阙有铭,是锺繇书,皆破缺,惟四字存焉。 又综合上引《水经注》所载,可以概括地讲,汉魏时期,桓帝遣使祠老子,曹操因循其政。曹丕称帝以后,虽然贬抑老子为贤人,位在孔子之下,却下令仿老子祠在山东修建孔子庙,于黄初三年又饬令修整苦县老子祠,在祠前增立石阙一对,由钟繇勒铭为记。同年,魏文帝亲幸老子祠。 崔元山撰《濑乡记》记载:“北魏孝武帝于太昌元年重修亳州老君庙”。 隋代初年,朝廷考订祖制,修复老子祠。据薛道衡于“大隋驭天下之六载”,即隋开皇六年撰《老子碑》,隋代初年,赖乡老子祠因年久失修,屋宇破残不堪,碑裂井枯,香火飘零,所谓“灵庙凋毁,祠坛虚寂。九井生桐,双碑碎石。”隋高祖杨坚诏令上开府仪同三司(不是司空、司马、司徒的“三司”却视为同级的文官,为文官中的最高级别)及亳州刺史元胄(北魏皇裔,本姓拓跋),查考老子祠旧址,重建祠堂。修复后的老子祠,建筑宏伟,雕像肃穆,醮祀严整,规模和影响都胜似从前。该碑云: 寿宫灵座,麋鹿徙倚。华盖罽坛,风霜凋弊。乃诏上开府仪同三司、亳州刺史武陵公元胄,考其故迹,营建祠堂。皇上往因,历试总斯蕃部,犹汉光司隶之所、魏武兖州之地,对苦相之两城,绕涡谷之三水。芝田柳路,北走梁园,沃野平皋,东连谯国。望水置槷,揆景瞻星。拟玄圃以疏基,横玉京而建宇。雕楹画栱,磊砢相扶;方井圆渊,参差交映。尊容肃穆,仙卫俨而无声;神馆虚闲,滴沥降而成响。清心洁行之士、存玄守一之俦,四方辐凑,千里波属,知如在之敬,申醮祀之礼。显仁助於王者,冥福资于黎献。[2] 有唐一代,因奉皇室自奉为老子李耳之宗裔,道教受到空前的崇奉,被抬高到类似“国教”的地位。唐高宗李治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唐玄宗在两京及各州设置道学教育的官方机构称为玄学,读书人能够以道经取仕。各州建立老子祠,由赋税供给。亳州老子庙中还设置了官员编制。乾封元年,高宗曾亲幸亳州老子祠。《旧唐书》卷五高宗下云: 二月己未,次亳州,幸老君庙,追号曰“太上玄元皇帝”,创造祠堂,其庙置令丞各一员,改谷阳县为真源县,县内宗姓特给复一年。 这里所谓的“创造祠堂”,当指修筑供奉李氏列祖列宗的宗庙。 据金章宗时亳州学正胡筠撰《续修太清宫记》碑,开元十三年明皇曾躬谒玄元庙即亳州太清宫,御制《道德经疏》,使人勒石刻碑。又据旧新《唐书》,唐玄宗开元二十九年,亲享玄元皇帝于老子新庙。封庄子号为南华真人,文子号为通玄真人,列子号为冲虚真人,庚桑子号为洞虚真人,四子所著书改为《真经》。天宝二年正月,追尊玄元皇帝为“大圣祖玄元皇帝”,两京崇玄学改为崇玄馆,博士为学士。三月,亲祀玄元庙以册尊号,制追尊老子父亲为“先天太上皇”,母益寿氏号“先天太后”,仍于谯郡本乡置庙。改西京玄元庙为太清宫,东京为太微宫,天下诸郡为紫极宫。九月,谯郡紫极宫改为“太清宫”(按,杜光庭记为天宝七年赐名)。此为亳州谯郡太清宫名之始。 经过不断修葺,亳州太清宫达到空前的规模,充分呈现了皇家大庙的气派。据唐杜光庭撰《道教灵验记·亳州太清宫》记载:“亳州真源县太清宫,圣祖老君降生之宅也。历殷周至唐……。其古迹自汉桓帝重修营葺;魏太武、隋文帝另授规模。边韶、薛道衡为碑以纪其事;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明皇六圣御容列传於老君左右。两宫二观古桧千余棵,屋宇七百余间。有兵士五百人镇宫。” 后梁初,亳州太清宫曾更名为“太清观”。据《旧五代史》卷三记载,梁太祖朱温开平元年,诏令废雍州太清宫,改西都太微宫、亳州太清宫皆为观,诸州紫极宫皆为老君庙。十六年后,后唐灭梁,亳州太清宫恢复旧称。同书卷三十载,后唐同光元年十二月,亳州太清宫道士上书称,圣祖殿前古桧萎瘁已久,再生一枝,图画以进。庄宗李存勖诏曰:“当圣祖旧殿生枯桧新枝,应皇家再造之期,显大国中兴之运。”此古桧曾在唐高宗时老树再度开花,明皇逃蜀时枯死,明皇返京后重生。 据《宋史》本纪第八记载,宋真宗大中祥符六年,亳州官吏父老三千三百人,诣阙请谒太清宫。八月庚申,诏来春亲谒亳州太清宫。禁太清官五里内樵採,罪人至死者送邻州裁断。加号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宋真宗赵恒亲谒亳州太清宫后,颁《回京恭谢天地诏》云:“顾谯都之旧壤,峙曲里之珍祠。”又作《先天太后赞并序》曰:“仙李耳诞生,居楚国之灵封,宅厉乡之名壤……由是涡曲神区,实存于恭馆。……奉先天之名,所以崇徽偁;葺洞霄之宇,所以法元都。”[3]又作《朝谒太清宫颂并序》云: 太清宫者,介谯都之列壤,滨涡河之鸿渊,因降圣之名区,成集真之靖馆。成汤之国,疆理相望……景亳州之郊,峙灵区于九井。 赞曰: 谯都之壤,涡水之滨,是为福地,实诞圣君。 金朝虽为少数民族所建,但亳州太清宫依然颇受优渥。据《金史》卷九十三,金章宗完颜璟久无皇嗣,曾祈祷于郊、庙、衍庆宫及亳州太清宫;卷九十四,泰和元年久旱不雨,丞相完颜襄奉诏“驰祷于亳州太清宫及后土方岳”。此事二端说明亳州太清宫在金朝享有国祠地位。章宗朝曾重修亳州太清官,明昌二年亳州学正胡筠撰《续修太清官记》碑,历数前代沿革。 元随金制,继续优崇亳州太清宫,太清宫保持了国祠地位。朝廷特降御旨对建筑园林加以保护,视为圣地,并拨款修葺。亳州太清宫金元之际再遭兵燹,加之几次黄河水泛涡河流域,据元世祖中统五年王鄂所撰《重修亳州太清官太极殿碑》记载,太清宫“向之仙宫,漂荡无余,但数千年九龙井仅存耳。”元世祖忽必烈即位之初特降玺书于驻守亳州的将军张柔主持重建太清官,邱长春之弟子隐真大师石志玉为提点,通微大师李志秘为知宫,施地四十里以供香火,士卒庶众参佐其事。元世祖即位第五年,太极殿成。新殿“增筑故基丈余,间架九楹,视旧制殊为壮丽,像太上于其中,东华、元始列于左右,洞灵、通玄、冲虚、南华次之,仙貌俨然,见者加敬。”《重修亳州太清宫太极殿碑》又曰:“宫曰太清,殿曰太极,仙真名县,坛贲谯国。庆源九井,福作两河。”说明亳州太清宫所在的谯城在元代时民间仍然习惯将卫真仙源混用。 《太清宫圣旨碑》载元世祖忽必烈中统二年圣旨: 据张真人奏告,亳州太清宫住持道人,每元受令旨,使臣车马宫内不得安下,所有栽种树木,诸人毋得采琢,与皇家告天祝寿,今将元受令旨已行纳讫,乞换授事。准奏。 元文宗至顺二年,召亳州太清宫道士马道逸、汴梁朝天宫道士李若讷、河南嵩山道士赵亦然,各率其徒赴阙,修普天大醮。

苦县在楚国。考证老子故里,首先要考证楚国。历史资料记载:在老子时代,今涡阳属于楚国,而鹿邑属于陈国。

理由:

三、明代以来老子诞生地之认可漂移

老子生活的春秋后期,楚国和陈国西北地区边界是城父。《春秋左传》有如下记载:

道德中宫是亳州境内比较古老的建筑,相传始于宋朝,当时纪念老子的地方有三处,即是:河南省鹿邑县的上清官、亳州城内的道德中宫、涡阳城北的下清宫。古人以中为贵,讲究甚严,可见在当时人的眼里,亳州就是孔子的诞生地。相传,唐太宗、唐玄宗、宋真宗均曾巡莅亳州,拜谒老子庙。唐高宗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号,宋真宗则加封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号。宋朝大文学家欧阳修知亳州时有诗云:“颖亳相望乐未央,吾州乃得诒仙乡”。至今亳州人叫李子,叫讳子。所谓讳就是不敢说老子的姓氏,表现了家乡人对老子的尊重。

亳州谯县太清宫的最终厄运遭逢于元末战乱之中。《元史》卷四十四记载: (至正十五年,即1355年)二月己未,刘福通等自砀山夹河迎韩林儿至,立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都亳州,国号宋,改元龙凤。以其母杨氏为皇太后,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为平章,刘六知枢密院事;拆鹿邑县太清宫材建宫阙。 结合元代国史编修官揭傒斯作《老子石像赞并序》记载,联系起来看,《元史》有关鹿邑县太清官的记载明显有误。实际上刘福通枢密院所拆的太清官,仍是亳州太清官。 亳州太清宫在元末由乱军拆毁以后,在明代未能修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明朝廷对老子诞生地认可因皇权移交中的偶然性因素而发生了偏移。明洪武三年,为扫除太子朱标继承皇位的障碍,在马皇后的策划下,朱元璋将九位皇子、一位皇孙分封到各地方做藩王,其中四皇子朱棣被封为燕王,令其带领三千人马离开京城,扫荡北元残余。朱棣带领这支队伍离开京城后,来到涡阳屯田养兵。当地的老子庙被朱棣当作大营所在,人称“正殿”,此地至今仍称正殿村。燕王朱棣在此养兵十年,实力大增,于洪武十三年进驻北京,雄居一方。洪武十五年,太子朱标病死后,皇孙朱允炆继为皇储,并于洪武三十一年继位。朱棣以建文帝削藩为借口,发动“靖难之役”,历时三年,夺下皇位。 永乐皇帝登基以后,为了使篡夺帝位的事件合法化,给自己披上“天命所归”的外衣,大力推崇道教,敬拜老子和北方战神真武。同时制造舆论,将老子诞生地转移到120里外的涡阳老子庙。涡阳现有东太清宫存焉,已为小庙。于永乐元年,即刘福通拆毁亳州太清宫后48年时,勅令重建福安镇的老子庙,敕封为天静宫。再过了58年后,明英宗天顺五年李贤等人奉敕编修《大明一统志》,将天静宫认定为老子诞生地。该书卷七云:“天静宫,在亳州东一百二十里。老子所生之地,后人建宫以尊奉之。元至顺三年重建,张起岩撰碑。” 有明一代,天静宫在皇权的加持下不断发展壮大,至明末时,已有庙地3000亩,食业数千人,形成以老君殿为主殿,东有天齐庙、问礼堂,南有流星园、圣母殿、九龙井,西有太霄宫、玉皇殿,北有三清殿等十余座房屋的宏大建筑群。清末民初时,天静宫毁于兵燹,仅存天齐庙,解放后改作学校。现在的建筑,大多是1993年以后复建的。 老子故里鹿邑说大约在明中期就已经出现了。明成化十二年刊行的《成化河南总志》就将鹿邑紫极宫认可为老子诞生地:“鹿邑县太清宫太极殿东,老子所生之地,东有九井,各有龙吐水,以浴圣体。”又说:“有东西二井,俱在鹿邑县太清宫左右,昔老子炼丹井也。”河南地方的官员们的说法也属空穴来风,其由头有二: 一是鹿邑县与卫真县地理位置相近,行政区划在历史上曾有拆分合并的关系。老子诞生地不仅宫庙经历兴替,其所在地名称也屡经更改。据《太平寰宇记》卷十八记载,苦县在东晋咸康三年改名为谷阳县,隋初因老子故里之由改为仙源,唐高宗时改名真源: 《地史记》谓:老子苦县人也。汉为县,属淮阳国,晋咸康三年,更名谷阳,盖谷水之阳,因以为名。隋初改为仙源,以老子所生之地为名。唐麟德三年,高宗幸濑乡改谷源为真源县,以隶亳焉。 又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载,戴初元年武则天称帝时复其名为仙源。神龙元年李显称帝时再复名为真源,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更名为卫真县。 据《元和郡县志》记载:“鹿邑县西汉时为郸县地,春秋时的鸣鹿邑属陈国。”据《汉书·地理志》页记载:西汉高帝十一年设置宁平县,与苦县同属淮阳,是平行共存的两个县制。据《后汉书·郡国》之二记载,东汉光武帝于建武十八年,设置武平县与苦县同属陈国。鹿邑、苦县仍是平行共存的两个县制。据《隋书·地理中》记载:鹿邑旧曰武平,开皇十八年改名焉,属淮阳郡。此时老子生地谷阳县已属谯郡管辖。据《旧唐书·地理一》记载,唐时谷阳县、鹿邑县同属亳州管辖。 卫真县于元代初期撤并,分属于相邻的鹿邑县和谯县。据《元史·地理志三》记载:“元初至元八年后,以民户少,卫真入鹿邑。”不过,虽然卫真在元初并入鹿邑,但中华地图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册》明确划定鹿邑县只管辖卫真县西部,老子诞生地和道教祖庭太清宫在卫真县东部,属亳州谯县管辖。因此在晚于元世祖忽必烈整合县制60多年的元惠宗至元三年翰林院国史编修官揭傒斯作《老子石像赞并序》仍记载:“亳州太清官,老子始生地也。”此时鹿邑县属归德府。 二是鹿邑紫极宫保留了大量老子诞生地太清官的碑碣文物,如果对历史记载没有深入的研究,又对那些碑碣的文字不加仔细分析,很容易让人毫不置疑地认为它们就是老子诞生的实物证据。这些碑碣在刘福通拆毁太清宫之后一直散落在遗址的残垣荒草之中。明代宗景泰二年,河南提学传使刘昌作《老子祠》曰: 乘牛西去不堪招,遗宅荒凉在近郊。卧地有碑牛砺角,旁墙无树鹤移巢。 云开废井丹光出,月映重天紫气交。却有道人传旧法,深夜朝礼奏仙匏。 此处未言老子祠是在亳州近郊还是鹿邑近郊。此时离太清宫拆毁已经96年,大量碑碣尚裸露在断垣残壁之间,虽然仍然有道人在就近搭起的小道场中传法礼忏,却难免衰败荒凉之感。 在刘昌见证亳州太清官遗宅残碑后四年,明代宗景泰六年,亳州降为县,改属凤阳府,正置刘福通拆毁亳州太清宫的百年祭。据亳州一带民间口述资料显示,此时亳县百姓感觉人微言轻,亳州太清宫复建无望,为了妥善保存亳州太清宫历代碑刻,地方信善将其就近转移到鹿邑县紫极宫内。此说有待考古和文献发掘进一步证明。但今天鹿邑县太清官所存古碑中的许多内容均与当地情形不合,如宋真宗《御制先天太后赞并序》:“涡曲神区,实存与恭馆。”而鹿邑太清宫附近的涡河并无河湾,而且其宫观在涡河南岸。《御制老君像赞并序》记载:“太清宫者,介谯都之列壤,滨涡河之鸿渊,因降生之名区,成集真之靖馆。成汤之国,疆土相望……景亳州之郊,寺灵区于九却”。赞曰:“谯都之壤,涡水之滨,是为福地,实诞圣君”等等。与谯都、汤陵、涡河湾比邻想望的地理特色,也非现鹿邑太清宫所具备。 老子故里鹿邑说初出时,因与明代中央政府编修的《大明一统志》相左,在当朝未得彰显。直到清初,老子诞生地仍称亳州太清宫。顺治十三年刘泽浦、刘传九撰《亳州志·古迹》记载:“亳州古迹最大者有三,一曰汤陵,一曰太清宫,一曰谯都。” 随着时间远去,沧海桑田,历史文物移花接木的过程已被淡忘,又没有了中央认可倾向的压力,康熙二十年,鹿邑县知县吕士鵕集结邑士编修《鹿邑县志》,就把鹿邑县写成苦县,把广乡城写成濑乡城。为填补古谷水穿苦县城中而过和古谷水在濑乡城注入涡水这两个最重要的地理标志之阙如,该志说:“榖水旧经城中,今塞。”又在鹿亳两县广造舆论,流传“亳州西鹿邑东,四十五里太清宫”的民谣。而亳州太清宫却渐渐不为人知了。 到清末,甚至亳州人也不敢确认本邑为老子诞生地。光绪二十年刊行的《亳州志·营建志》就记载:“万历中知州马呈鼎创修著经堂,石刻《道德经》,建春登台。”石经前序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括地志》曰:苦在亳州谷阳县界,有老子宅及庙。马大夫守亳三年,新老子祠,复勒其书於石。”“原老子名耳,谥聃,伯阳其字也,系出大理氏庭坚,殷时从理改姓李,生于楚之苦县厉乡。苦今属鹿邑,或引太清宫为生地,未知孰确。”

1)僖公二十三年,(公元前637年):“秋,楚人伐陈。” “秋,楚成得臣帅师伐陈,讨其贰于宋也。遂取焦、夷,城顿而还。”

老子为什么叫老子,家乡人有个美丽的传说:据传被道教奉为太上老君的老子是彭祖的后裔,在商朝阳甲年,公神化气,老子寄胎于玄妙王之女理氏腹中。一天,理氏在村头的河边洗衣服,忽见上游飘下一个黄澄澄的李子。理氏忙用树枝将这个拳头大小的黄李子捞了上来。到了中午,理氏又热又渴,便将这个李子吃了下去。从此,理氏怀了身孕。理氏怀了81年的胎,生下一个男孩。这男孩一生下就白眉白发,白白的大络腮胡子。因此,理氏给他取的名子叫“老子”。老子生下来就会说话,他指着院子中的一棵李子树,说:“李就是我的姓。”老子很有学问,走到哪里都传播自己的思想。那时候,王权衰落,名存实亡,老子弃官出走,四处云游讲学,骑青牛至函谷关……司马迁《史记》对此记载:“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疆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看来,老子也不想让别人找到自己,做了一个大隐。

四、小结:大力保护和开发老子故里的文化资源

焦、夷二地本属陈。焦即今亳州谯城,夷即今亳州城父。因陈与宋国暗中来往,公元前637年,老子出生之前66年,楚国讨伐陈国,夺取了陈国的焦、夷二地,在顿建城。今鹿邑那时称作鹿鸣,鹿鸣在焦以西一百多里,属于陈。

另外涡阳有老子殿,涡阳有道德清宫,亳州谯城区主街道有道德中宫,古人对中特别尊重,所谓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可见道德中宫实在是老子的发祥地。

以上内容是作者们根据历史文献和近几年的实地考察获得的大量资料,对老子诞生地和道教祖庭太清官的历史定位、沿革及其认可不确定状态进行的考辨和概述。今予公之于世,一则以就正于有关专家,抛引进一步的研究;二则以辟剖偏狭,纠正视听;三则以倡导团结,共同保护开发道家文化遗产。 老子诞生地的具体位置处在今天亳州市谯城区以西涡河沿岸一带。由于这一带是黄泛区,据在这一带做过考古作业的朋友介绍,宋代地层往往要深达七八米以上,亳州太清宫规模虽然宏大,现在地面堆土基址恐怕很难看到,古太清宫准确位置有待于考古发掘来最终定夺。明清以降650多年里,亳州太清宫的遗址可能一直湮灭于泥沙之下,未见天日。谯城、涡阳和鹿邑均与老子故里的历史定位有关,各有各的历史文化分期,各有强项,单独一家都难以展现老子故里的全部历史文化内涵。三者完全可以相互补充,交相辉映,而不是此消彼长、有我无他的关系。三地政府应当摒除排他意识,共同打造老子故里、道教祖庭的文化品牌,丰富和发展道家文化,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谐世界做出应有贡献。

2)襄公元年,(公元前572年):“晋师自郑以鄫之师侵楚焦、夷及陈。”“秋,楚子辛救郑。”

又一桩名人故里的争夺战。

注释: [1]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1988年,第3页。 [2]原载《文苑英华》卷八四八,《道家金石略》第43页。 [3]《道家金石略》第248页。

公元前572年,就是老子出生的前一年,晋国军队进攻楚国焦、夷二地,但未得逞。焦、夷也仍是楚国属地。

鹿邑说流传广远,并且有最为可靠的司马迁的《史记》为证据,并且历朝历代都有王朝立庙祭祀等活动,史书都有记载,看来是真的。

3)昭公二十年,(公元前522年)楚“王执伍奢,使城父司马奋扬杀太子,未至,而使遣之。三月,太子建奔宋。”

安徽亳州的说法,起源较晚,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证据看起来也很充分,还有许多专家考据论证,并且还有考古的证明,看来也不会假?

公元前522年,老子49岁,楚王为其太子建取秦女为妇,奸臣费无忌见秦女极其美丽,因劝楚平王自己娶秦女,楚王从之,把太子建的老师伍奢抓了起来,派城父司马奋扬去杀太子,司马奋扬事先派人通知太子建,太子建奔宋逃亡。这一段史料表明,城父仍然是楚陈边界的重镇。

老子的故里只能有一个,这个是肯定的。那么问题来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真是雾里看花呀。

4)哀公六年,(公元前489年):《传》:“六年春,吴伐陈,楚子……乃救陈,师于城父。” “秋七月,楚子在城父,将救陈。”

咱不是专家,作为一个吃瓜群众,谈点自己浅陋看法,请大家指正:

公元前489年,老子已经80多岁了,楚昭王亲率大军到城父,因吴国伐陈,楚国战也不利,退也不利。这进退二难中,楚昭王病死于城父。此时城父当然也仍在楚国手中。

名人故里之争,古代也有,只是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可以用“蜂拥而起”来形容。这个时代背景值得警惕。

楚国在公元前637年从陈国夺取了今天的亳州和城父,到公元前489年还一直占领城父,前后有148年,说明此地处于楚国一直未变。城父东南之地是楚国苦县,城谯城西几十公里的鹿鸣一直属于陈国。春秋时代,陈国没有苦县和相县,有史可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正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百废待兴。各地政府从发展旅游、文化事业的角度出发,把名人故里作为一种资源而争抢不已,甚至出现排他的倾向,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此风愈演愈烈,时至今日,已经变成了一股邪风,让人担忧。这是河南新郑新建黄帝故里的一景,“摇钱树”前,祈愿的真不少。看来,黄帝给当地带来货真价实的“黄金”。善哉,善哉!这就是皇帝的最大贡献吧??

公元前479年,楚国消灭了陈国,一直属于陈国的武平、鹿鸣,即今鹿邑地区,才开始归属楚国。这时老子如果健在,也已经92岁了。但是鹿邑方面并不能以此为据,把老子出生地楚国苦县说成在他们那里。

为了争故里,正名分,花巨资重修再盖,多数不是从宣扬文化出发,而是“发展旅游”,也就是“挣钱”。可是,没有文化的旅游能挣钱吗?有多少人为了看一眼老子曾经坐过的土台,老子曾经喝过的井水,愿意掏腰包,劳顿而去?不知两地的旅游业因“故里”,而增收多少?因“争故里”花费了多少?

二、相邑作证

这股妖风,吹走了名人本身所承载的博大文化内涵,只留下了世俗看重的“经济”。拿名人,拿文化换钱?我们自己不给子孙留文化,还要把老祖宗创造的文化断送在自己的手里吗?

《战国策·秦四》:“魏将出兵,而攻留,方与、銍、胡陵、相、砀、萧,故宋必尽。”

以我这吃瓜群众的吃瓜见识,不如把哪些钱,用于盖几所学校,修几个水利工程,环境好了,很有可能“人杰地灵”,再出一个或者几个“小子”“孙子”之类世界名人。这回看谁还和咱争?

《春秋·鲁桓公十五年》:“公会宋公、魏侯、陈侯于袲,伐郑。”

如果现在有一个深山的村庄,隐在桃花林中,屋舍整齐,道路宽敞。老百姓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至“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我一定愿意前往朝拜。那才是我心中老子的故里。不在鹿邑,也不在亳州。

《春秋大事表》卷73:“袲。杜注宋地。沛国相县西南有袲亭,今在江南凤阳宿州。”

河南日报都承认老子故里在亳州,天下道源,安徽亳州,涡阳是老子故里,这样看来亳州涡阳是老子故里,这是无可厚非的,2019年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天静宫传统庙会于3月16日开始了

《后汉书•郡国志》:“苦,春秋时曰相,有赖乡。“

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老子故里涡阳的庙会吧。

东汉陈相边韶《老子铭》:“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

“老子故里"在安徽亳州涡阳十证司马迁《史记》:老子楚国苦县人。老子时代的楚国苦县位于今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证据有十:

《水经注·睢水》:“相县,故宋地,……睢水又东径相县故城南,宋共公之所都也。”

一、城父作证。据《左传》,谯左城父本属陈,老子出生66年前为楚地,至公元前479年楚灭陈,150多年间一直是楚国西北与陈国的边界重镇。《史记》记载的楚国苦县无疑在谯左城父以东。

老子时代,楚国疆域辽阔,北连宋之相邑而西接陈之焦、夷。楚国不断发动战争,先后占领宋之相邑和陈的焦、夷进入了楚国的版图,其中宋国相邑归楚国苦县管辖。

二、相邑作证。楚国苦县北邻宋国相邑,今涡阳丹城相老家时属宋相“袲”地。

据史料考证和考古发掘,宋国相邑就在今涡阳丹城相老家地区。考相氏家谱,这里几千年来一直是相氏居住地。至今这里还有数十个以“相”命名的村庄,集中居住数万相氏人家。相老家相氏祖坟碑记有非常清楚的记载;相老家有一块珍藏两千多年的“孔子问礼于老子”的汉代碑刻,可以说是国家级的历史文物(附图)。这块碑是《庄子·天运》“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 ”记载的有力见证。山东曲阜与沛地正是南北方向,当时老子71岁,正值从周室退休归乡,在相邑写作《道德经》、炼丹养生的时期。

三、《史记》作证。《史记·陈涉世家》、《史记·樊哙列传》、《史记·项羽本纪》数次作战路线可证楚国苦县位于谯左。

楚国的苦县所在地,在宋国相邑南部,合并相之后领域更大。东汉陈相边韶,曾奉汉桓帝之命写《老子铭》刻于石碑之上。他对老子故里的记载比司马迁更具体、更详细,也更可信。《老子铭》:“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这段话把宋楚两国、相苦两地的关系讲得十分清楚。因此,不论边韶说老子是楚相县人,还是司马迁说老子是楚苦县人,都表明老子故里在今安徽涡阳。

四、谷阳作证。苦县改称谷阳与谷水有关。谷水就是流经谷熟注入涡水的今武家河。

五、真源作证。唐安史之乱,谯郡太守投降,逼迫真源县令张巡西行亳州投降叛军。此证真源在谯左。

三、苦县作证

六、卫真作证。宋真宗到真源朝谒老子,改真源为卫真,并撰文曰:“诣殊廷于谯左。”谯左真源太清宫即汉延熹年间所建老子祠,今日涡阳天静宫。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也是最早记载老子的最权威的国修史书。司马迁说老子是楚国苦县人,《史记》还有几篇文章可以佐证苦县和周边县的地理方位。

七、方志作证。元明清大量碑记和志书一致记载:涡阳天静宫为老子出生地,在亳州东南120里之福宁镇,今涡阳张老家。

第一篇《陈涉世家》:该文记述陈涉起义的行军作战路线图:“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酇、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铚就是今濉溪一带,酇在今永城一带,柘就是今河南柘城,谯就是今亳州谯城,陈是今河南鹿邑西面的淮阳。苦就是在今河南永城南部,柘城、谯城东南的今涡阳北部地区。铚、酇、苦、柘,四县自东向西,步步为营,第一步攻下濉溪,第二步向西攻下永城,第三步攻下永城西南的苦县(今涡阳),第四步向西北攻下柘城,第五步向西南攻下谯城,最后向鹿邑进攻,直至夺取鹿邑西部的陈国都城(今淮阳)。

八、文物作证。涡阳天静宫位于涡水之阳、谷水入涡处,有九龙井、流星园、圣母墓等。

如果按照所谓苦县在谯城西五十里鹿邑的观点,作战路线就特别混乱,甚至可以说没法作战。试想,打下永城之后,怎样才能穿过谯城、柘城,去打数百里外谯城西南的所谓“苦”(今鹿邑)?打下“苦”(鹿邑)以后,再北上攻柘,攻下柘以后再南下攻谯,最后又要攻打鹿邑和它西边的陈(淮阳),难道 “苦”(鹿邑)要攻打两次?仅凭这一点军事常识,“苦”就不可能在谯城以西。

九、非遗作证。涡阳历史上关于老子的民间传说整理出版,被国家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表明老子故里涡阳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得到国家认可。

第二篇《樊哙列传》:这篇文章记述刘邦的大将灌婴连破项羽军队,首先迫使彭城(今徐州)、沛(今沛县)、萧(今萧县)、相(今濉溪淮北)等地敌军投降之后,接着 “攻苦、谯,复得亚将周兰。”灌婴的作战路线和陈胜相似,也是从东向西,拿下沛、萧、相之后,接着攻苦、谯,就是今涡阳、亳州。注意:司马迁没有说攻谯--苦,而是说苦--谯。由此可见,自东至西,自古至今,苦在谯左,千真万确!史料一次又一次证明 “苦”在谯之东南,即宋真宗拜老子亲临的“谯左”卫真县。

十、谷水作证。《水经注》研究专家陈桥驿考证:“谷水就是武家河。”

说明:此处之“相”,已非春秋宋国相邑,而是秦汉沛郡相县,今濉溪淮北地区,与苦县并存,在苦县的东北方向。

涡阳古称雉河集,单独设立县制的时间较短(1864年),鹿邑、涡阳都在涡河之滨,鹿邑、涡阳相距不过百里,鹿邑有大量与老子相关的文物,涡阳也出土了相关的文物,如传说中的九龙井等,此两地历史上应该都是老子的生活、工作之地,两家都说老子是自家人也有一定的道理。窃以为两地应该放弃没有意义的纷争,共同弘阳老子文化、做大做强,造福两地桑梓。

第三篇《项羽本纪》:刘邦的军队攻打项羽,“屠城父,至垓下。”《史记·正义》注:城父,亳州县也。刘贾入围寿州,引兵过淮北,屠杀亳州、城父,而东北至垓下。今城父东北10余里义门,即唐真源;义门东10余里赵屯,有古战场和古墓坑遗址,即“垓下”。《史记·正义》注: “ 垓下是高冈绝岩,今犹高三四丈,其聚邑及堤在垓之侧,因取名焉。今在亳州真源县东十里,与老君庙相接。”据此可以确认垓下在今涡阳天静宫西十余里的义门镇赵屯。

从唐朝和明朝的地志来说,三地归一,是郡。后因,小明王事件,朱元璋行政,免亳郡,为亳县归凤阳都,鹿邑县归河南省。后,清朝,乾隆行政,把本合一的分为安徽省和江苏省。消凤阳都,分别为,风阳县和亳县及建国后设立的涡阳。所以,从三国后到明朝初,亳州,涡阳和鹿邑,是一体的。所以,老子,应该,是这三地,共有。所以,亳州是老子的故乡。所以,涡阳是老子的故乡。所以,鹿邑是老子的故乡。是成立的。

城父在亳州东南。刘邦大军由西而东,到达并占领了城父, 部队再向东北十余里,到了垓下。既然部队是从太康、亳州、城父一路东进,那么,此时的今鹿邑也应该在早就在汉军手中,所以垓下不可能如一些史学家所说在鹿邑东”,因为那里没有真源县,更与史书记载“屠杀亳州、城父,而东北至垓下”的行军路线不符。同样,如果说垓下在“今安徽灵壁东南”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灵壁离城父尚有三百余里路,而且那里也没有真源县,更没有老子庙。

涡阳和鹿邑距离不过百余公里,已几千年,分不清

“垓下悲歌”的历史发生地,就在今涡阳县境老子庙附近。今城父东北10余里义门,即唐真源;义门东10余里赵屯,有古战场和古墓坑遗址,即“垓下”; “垓下”东十余里就是天静宫。城父---真源(义门)---垓下(赵屯)---老子庙(天静宫),四地自西向东依次排列,不论方向还是距离,史书记载都与当今地理方位完全一致,相当于现代科技的卫星定位。

老子是就毫州涡阳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认可的身份证证明。

唐代真源县的原名是谷阳,谷阳的原名是苦县。真源(义门)的治所就在谷阳、苦县(张老家、赵屯)附近。这里距离老子出生地只有二十来里路,可以说是连成一片的。垓下悲歌回荡在老子庙上空,老子闻知,也为项羽和虞姬的悲剧而叹息。

亳州市镇安溜镇,老子故里

四、武平作证

汉代君臣对老子十分崇拜,平民百姓也信仰道教。汉桓帝延熹八年两次派人到苦县祭拜老子并修建老子庙,还命陈国相边韶撰写《老子铭》,记载老子故里的历史变迁和地理特征。